平天策_第六章 心不容壑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六章 心不容壑 (第1/3页)

  “旧时同窗相见,当然是说什么都开心。”石憧也不轻易得罪人,收敛了戾气,含笑和这些人交谈饮酒。

  “林意,好久不见,现在在做些什么?”一名身材高挑的男子端着酒杯也走到林意面前,眼神很轻挑。

  “哦?”

  林意对此人毫无好感。

  此人名为赵容壑,家中长辈给他取这个名字,应该是希望他心胸开阔,容得下山壑,但是在所有往日同窗里,这人却是心胸最为狭小的。当年在齐天学院时,这人还因为欺负弱小被林意打过。

  林意当然明白他是想借话故意奚落,但林意却不在意,神色自若的淡漠回答道:“平日在城中,也就是帮几个佛寺抄拓一些经书,赚些生活所需,过得极为简单。”

  赵容壑端着酒杯一口饮尽,说道:“林意你是当年我们这些人之中最出色的,但谁会想到当年最出色的同窗,居然沦落到在那些佛寺里面拓抄经书换些小钱?”

  在场众人都很清楚当年他和林意不对,谁都听得出他这句话的言外之意。

  再加上他眼神锐利,一时其余人也不想得罪他,连八面玲珑的斐玉也只是尴尬笑笑,大声道:“来,喝酒喝酒。”就想将此事掩盖过去。

  但有人刻意嘲讽自己的好兄弟,石憧却是不想忍。

  “怎么,当年是最出色的,现在就不算出色了吗?”他冷笑一声,顶了回去,“拓抄经书自食其力又如何,难不成赵容壑你就觉得你现在比林意出色?”

  赵容壑也非当年,当下也是面色一寒,针锋相对,“怎么,石憧,你是不是觉得当年我打不过林意,就意味着我现在也不是他对手?”

  石憧哈哈一笑,“我当然这么觉得,就你这种人,怎么可能比得上林意。”

  赵容壑脸色连变数变,喀嚓一声,直接捏碎了酒杯,“那我倒是不信,想要试试了。”

  “今日是同窗会,喝酒叙旧,难道还要比较武艺,排个座次?”周围同窗都被这声音吸引,转头相看,斐玉也是脸色微变,但还是开玩笑的语气相劝。

  “就是,我们可是还没吃饱,不想这里变成学院的演武场。”

  “容壑,你也不要记恨了,都是年少时的事情,难道小孩子斗殴,还要打回来?”

  “林意,当年毕竟也是你出手打人不对,你也给他赔个罪,敬个酒吧。”

  “林意,他在离开学院之后可是一直当兵马教习,炼得铜皮铁骨的,你们要是真较量起来,恐怕你占不到便宜。”

  周围的同窗也是纷纷相劝,但也有数名语气刁钻,甚至隐含威胁。

  林意也不想浪费时间做这种无谓的斗气,他神色自若的扯了扯石憧的衣袖,“算了,不要生事。”

  他因为林鱼玄的消息情绪也有些低落,再加上这些人里真正想见的也只有石憧,所以很想离开单独找个地方和石憧聊一聊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