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天策_第十三章 圣者说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三章 圣者说 (第1/3页)

  身披重甲之人开始往前行走。

  他顺着山道,脚步很坚定,即便是身披着重甲也并不显得吃力。

  然而当夕阳照落在他身上的重甲上,尤其是照落在那些斑驳的锈迹上时,却依旧给人十分荒谬之感。

  即便是军中的将领,也绝对不会在非战时身穿这样的重甲。

  更何况这是前朝的重甲。

  此时已是天监六年,前朝已经灭亡六年,现在还在穿着这样陈旧的重甲,而且还能停留在南天院这种学院里,本身便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  但无论是女教习还是她身后的青年教习,听着这人沉重而具有韵律感的脚步声,却只觉敬畏而无丝毫的荒谬感。

  因为这人本来便是前朝的一名大将。

  他身上的重甲,便是表明他依旧效忠于前朝皇帝,而不承认梁武帝的皇位。

  这样的人之所以能够存活在这世上,除了他自身的实力足够强大之外,最关键的原因是梁武帝觉得他不会对自己的统治造成任何的威胁。

  因为他的使命,便是守卫这个荒园,他是荒园中那名供奉的侍卫。

  南天院的供奉和昔日齐天学院的那些老隐修一样,本身便是很超然的存在,他们除了不直接插手学院事物,绝大多数要求都会直接被满足。

  而这名荒园中的供奉,地位却更是超然。

  按照这名女教习的所知,这名“何”供奉也并不承认梁武帝的皇位,然而当无法改变梁武帝登基的事实,他最终和梁武帝达成了某项协议,留在这荒园里,成了闭关不出的南天院供奉。

  这样的人物注定是神惑境之上的存在。

  现在唯一困惑这名女教习的,是齐天学院之中那名传信而至的人又是谁?

  在她困惑的目光里,身披前朝重甲的将领从她身后的青年教习手中接过了那封信,然后走回荒园,进入荒园深处。

  荒园深处的名木名花早已变成枯萎朽木,一条石道的两边,都是如马鬃一样的荒草。

  这荒草很柔顺,随着山风轻柔的起伏,寂静无声,却更显荒凉。

  石道的尽头是一间石屋。

  荒园里的石屋理应也很荒凉破败,然而和所有人想象的绝对不会相同,这间石屋内里极尽奢华,地面铺着白狐皮,石屋的顶部镶嵌着许多银色的发光宝石,就像是一颗颗的星辰。

  除了名贵的檀香和沉香制作的床榻、摆设之外,这间石屋里还有着很多世间罕见的美酒,甚至还有温热的食物,新鲜的水果。

 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