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天策_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结局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结局 (第1/3页)

  王平央的体内响起很多碎裂的声音。

  他颓然的跌了下去。

  他只能刺出这一剑。

  贺拔岳的力量反冲,瞬间便让他身受重创。

  但这一剑便已经足够。

  贺拔岳沉重如山的身体往后重重倒下。

  寂灭幽寒的剑气在他的身体里穿行,他的身体每一丝血肉之中,瞬间就结满了冰晶。

  贺拔岳痛苦的呼吸起来。

  他此时口鼻不能呼吸,但他浑身的窍位都彻底张开,就像是有无数的口鼻在他身上呼吸。

  他的身体真的再次膨胀起来。

  他的身体不断的卷吸着这个城中的空气,就像是要将整座城的空气彻底的吸光。

  “空灭!”

  贺兰黑云寒声喝出了两个字。

  这是一种魔宗说过的掠夺天地元气的手段,这种手段卷吸一切元气,不管是自己能够感知的,还是自己不能利用的元气,都会被卷吸走。

  这种手段从某种意义上比完整的西方极乐世界法门还要强大。

  也就在此时,地宫里也发出了巨大的吸气声。

  那是一条庞大大物在疯狂的吸气。

  那是林意养在地宫里的异蛟。

  与此同时,城中的很多处迸发出法阵特有的气息,远处冰山上的寒气被急剧的牵引过来,凛冽的寒意带着水汽急速的堆积,一场暴雪就此生成,纷纷扬扬的落下。

  “你们这些人….”

  贺拔岳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  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拥有如此多的手段。

  竟然还有阵师,竟然还藏匿着一条真正的异蛟。

  即便这条真正的异蛟和他争夺这方天地的空气时,也和那些和他争食的苦行僧一般弱小,但他实在是无法理解,这样的一座城里,怎么会藏着如此多的异数!

  他还是决定要逃。

  直到此时,他依旧觉得自己逃得走,而且他已经看尽了这些人所有的手段,他今后再面对这些人的时候,不会是今日这般处境。

  但也就在此时,一道异样的气机落在了他的咽喉。

  噗的一声。

  他的咽喉被切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,破碎的血肉和喉骨爆了开来。

  贺拔岳的身体骤然一僵。

  他的天命血盒战栗着,其中某股气息之中泛出怪异的颤动。

  他就像是直觉一般捕捉住了这股气息。

  嗡的一声。

  一枚令牌在他身前不远处显现出来。

  他的气息也交缠在那枚令牌上,但那枚令牌被另外一股真元完美的控制,即便是此时他的气息不断缠绕,也不过是僵持之势,他无法瞬间将这枚令牌夺取。

  “这又是什么?”

  他看着这枚令牌,癫狂般怒笑起来,他的喉间嗤嗤漏风,发不出真正的话语。

  他体内和这枚令牌有关的气机来自沈念。

  在这个世间所有真正强大的修行者之中,沈念毫无疑问是最不中用的小孩在,是他最为看不起的那一个。

  然而现在竟然陡然冒出这样一件和沈念有关的东西,这又算什么?

  “该我了。”

  天都光拍了拍自己并不算饱满的胸脯,似乎就要出招。

  但在她有所动作之前,空气里却骤然多了一股更为冰寒的气机。

  那些由法阵凝成,原本随着贺拔岳呼吸而朝着贺拔岳飞舞的雪花,骤然变得沉重起来。

  它们全部变成了晶莹的冰晶,急速的堆叠在贺拔岳的身上,迅速变成了一件沉重的冰铠。

  “哦?”

  天都光都有些意外,但她知道不能再拖延什么。

  “你不能逃。”

  她用尽自己的力量,朗声叫了起来,“贺拔岳,你逃的话,我就会杀了夏幽花。还有,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,元燕并非是你的妹妹,而是你的女儿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 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