斫宋_第十四章 问此去吉凶,尽付有缘人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四章 问此去吉凶,尽付有缘人 (第2/3页)

渭州军卒恶,你道那些文臣怎生待你?”姚平康半真半假地道,“莫小觑那小儿,他虽年少,看是个自有气度的人,那张大户无非一个有钱的财主,只怕未能尽购宝物,到时他若要手中留些,以求报仇雪恨之后再分付那官儿们,你道那些分文也敢要人命的腌臜泼才,舍不得将你等的脑袋,换他们血淋淋的前程不是?”

  只是姚平康说着心中也猫儿挠似的乱,他也想知晓张大户拿了什么宝物。

  “看看也不成?”姚平康心中想。

  他本想支开心腹,自去寻李寇询问,又想来日方长,遂先按下这个念头。

  一路行来百十丈外,姚平康一众心腹退却,只一个家养老军伺候在身边,老军环顾左右无人,便低声问姚平康:“大郎何不问他,真有宝物,此番送回家中,正赶上群臣奉宝物于官家的时气,若真有甚么宝物,家中得好处也不忘大郎的功劳——总不然姚平仲专美于前,大郎却在这渭州受折可适的节制,十数年怕也不得长进。”

  姚平康知道这所谓长进乃是前途。

  他默然瞧着河道里乱哄哄远远来远远去的流民,心中烦躁。

  老军又道:“那小儿确是一个人物,俺看他那一手打弹丸的法子,出手显见是个……不对,不对!”

  老军脸色变了数变,忽然吃惊地拉着姚平康急声道:“如要办那大事,何不先取了宝物?”

  姚平康握紧刀柄,满脸的胡茬子因脸上紧绷着,嘴角高高抿起,又是冷天,愈显得黑幽幽的,他目光锐利,瞧着西方天边,又往西北方向瞧一眼,轻轻叹出一口气,说道:“那小儿机敏至极,又有那朱文——此人虽不是甚么人物,也是个机敏的人,我听他名字已多次,见面虽然失望,毕竟那也是个读过书的人——此时问他要看宝物,你道他肯么?只怕要左右推托,说不好这里一喊,折可适知晓此时,定先责我与流民争利。至于今日之事,怕甚么?”

  老军见他眼中骤然爆出光彩,心中便知这人的打算。

  他是随从姚平康之父征战沙场的老卒,乃是姚平康家的家将,自然要为姚平康打算。

  姚平康此时现出筹谋城府,他自然高兴的很。

  只是若那小儿此去不回又当如何?

  “若回,一是铁鞭寺确无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